大益終南山禪茶會:想起春天里那場茶事,梅花便落滿了南山

  終南山·凈業寺

  是王維筆下的“白云回望合,青靄入看無"

  是弘一一生最想去卻未能成行的律宗祖庭

  更是今人寄托歸隱幽思的烏托邦

  這里有太多的故事傳奇

  反而讓人不知從哪一樁哪一件說起

  倒不如親自去一趟

  看大雄寶殿前的黃梅怎么開怎么落

  觀品山亭的云怎么起怎么去

  聽大和尚本如講緣怎么生怎么滅

  品普洱茶怎么濃怎么淡  

  如果可能

  我們想一年四季各在終南山辦一場茶會

  春夏秋冬又一春

  年年歲歲花相似

  歲歲年年人不同  

  只期在你的記憶深處

  只要一想起那場茶事

  梅花便落滿了終南山

  3月25日,農歷二月十九,觀音菩薩圣誕紀念日。

  值此殊勝之日,大益秉持“眾善奉行,大益眾生”的發心,攜手凈業寺,同期舉辦”終南山禪茶會“,邀請中國—東盟企業家論壇西安地區的會員及其他嘉賓共百余人,共沾法喜,共沐佛恩。

  “終南山禪茶會”由禮佛、供僧、施茶、普茶四個部分組成,主題為“華枝春滿甘露凈心”

  “華枝春滿”源自律宗大師弘一法師的《臨終偈語》:

  君子之交,其淡如水;

  執象而求,咫尺千里;

  問余何適,廓爾忘言;

  華枝春滿,天心月圓。

  弘一法師,俗名李叔同,第十一代南山律宗祖師。

  律宗,亦稱“南山宗”,是中國佛教宗派之一,為唐代道宣所創。他在終南山創立戒壇,制定律宗的授戒儀制。

  也因此“甘露凈心”便是選自道宣律師的《凈心戒觀法》:

  汝可飲服般若甘露,

  洗蕩蓋纏,漸顯凈心。

  有人說,要留住春天,就要往山中走。遠離塵囂,如花在野,如鳥歸林。

  從終南山山腳爬至凈業寺,約需一小時的時間。石階料峭,卻也風景清幽。

  三月里,小草枝椏都還光禿禿的,倒是花兒們競相開放,爭奇斗艷。

  不少文青認識弘一法師,是因為流行音樂。樸樹說,要是能寫出《送別》那樣的詞來,死而無憾;而許巍專門為他寫了一首《空谷幽蘭》,其中那句充滿禪意的“一曲終了悲欣交集”,后四個字,正是弘一法師絕筆。

  而歌里的其他歌詞,更像是終南山的真實寫照,無論是“青峰之巔山外之山”,還是“梅花清幽獨立春寒”……都能讓來賓們如攤開畫卷般一一對照。

  來到山腳下,迎接來賓的不僅有梅花,還有香茗——在禪學書舍前設有第一個施茶點,意在為遠道而來的諸位洗塵蕩滌。

  終南山挺拔俊秀,由花崗巖生成的山體坡度大都在五十度以上,不常鍛煉的人走一會便會氣喘吁吁。然拾級而上,青山遠黛逐漸在眼前清晰起來,李花、山杏點綴其間,美不勝收。

  路遇一塊大石,上書四個字,讓人們起了爭議:是該從右往左還是從左往右念?各有各的見解,各有各的說法。

  正解為何,這里賣個關子,有心的人自會想辦法去求證及解悟。這個過程恰似登山,皆為修行的過程,往往會從輾轉疑惑到清朗澄明。

  在“每臨絕境峰回路又轉”之后,建在一座陡梁的青石臺階上的凈業寺山門印入眼簾。這里設有第二個施茶點,走得累了,小憩一下,再喝杯茶,既能一掃勞頓,又能生津止渴。

  進入寺內,繞過大雄寶殿來到“作獅子吼”的南山堂前,正面對著的是峰巒疊嶂的秦嶺山脈,背后則是莊嚴肅穆的南山堂。這里,也有兩個施茶點,供嘉賓和游人們歇腳賞景之余,解渴凈心。

  天風法師于“終南山禪茶會”展架前駐足。

  天風法師是何許人也?他早年間就是知名學者與詩人,后來幾乎銷聲匿跡。原來是在終南山上隱居,平日里就住在茅蓬里。

  今日得見,實屬幸運。

  上午十時,正是山中一天里最好的光景。觀音圣誕法會如約而至。凈業寺住持、方丈大和尚本如法師帶領大家一起誦經祈福,共沐佛恩、共沾佛喜。

  禮佛,即向佛禮拜,懺悔吾人所造之業,以為滅障消災增加福慧的殊勝法門。它的方式有很多,包括在佛堂供茶。

  此番值觀音圣誕的殊勝之日,大益特在大雄寶殿的佛前供奉”盛世長安""長安印象“等八款茶品,并向佛祖奉茶。

  下午一點半,普茶——“終南山禪茶會”在凈業寺講經堂舉行。對山而坐,主與客推窗見風,閑話與共。

  繞過寺內二層臺地上的大雄寶殿,穿過南山堂,再沿一條不起眼的小徑上行一段,便來到一個開闊的平臺之上。從這里放眼望去,一株白玉蘭開得正盛。進到堂內,又是另一番天地。

  有來賓評價,能在這樣的絕景里喝一泡茶,真真是人生中的美事一樁。

  茶會開始,在悠悠的古琴聲中,大益茶道院副院長、三階茶道師趙逸虹演示了禪茶版的”大益八式“,來賓隨著八式的進行入定茶門、頓覺清涼。

  如果只是喝茶,或許會略顯平淡,能聽本如法師開示,才給此行注入了靈魂。

  本如法師的向佛,據說是在廈門大學讀書時,深深被圖書館珍藏的佛學經典所吸引,被博大精深的佛教理論所折服的結果。

  他說:“之所以給這場茶會只簡單的取名為‘終南山禪茶會’,是因為終南山對我有著非同凡響的意義。我曾去過很多的山,最喜歡三座——喜馬拉雅山、阿爾卑斯山、終南山。我第一次到終南山時,一派蕭條的樣子,到處是斷壁殘垣,但我決定留下來。那個時候,吃的東西都是背上來的,給我們送東西的人到了山下,得靠放炮來通知我們。雖然條件艱苦,卻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光。”

  本如法師談到,“茶道”一詞最早見于唐代皎然和尚的《飲茶歌誚崔石使君》:

  越人遺我剡溪茗,采得金芽爨金鼎

  素瓷雪色飄沫香,何似諸仙瓊蕊漿。

  一飲滌昏寐,情思爽朗滿天地;

  再飲清我神,忽如飛雨灑輕塵;

  三飲便得道,何須苦心破煩惱。

  此物清高世莫知,世人飲酒多自欺。

  愁看畢卓甕間夜,笑向陶潛籬下時。

  崔侯啜之意不已,狂歌一曲驚人耳。

  孰知茶道全爾真,唯有丹丘得如此。

  皎然是著名的高僧,也是品味卓爾的茶人。他飲茶、植茶、知茶、愛茶,寫了很多意涵豐富的茶詩。

  唐大歷八年(773年),陸羽在妙喜寺旁修建茶亭,按古人天干地支紀年法,茶亭修成于癸丑歲癸卯月癸亥日,故取名“三癸亭”。“茶圣”陸羽修筑茶亭、書法大家顏真卿命名題字、一代詩僧皎然賦詩,真乃茶亭“三絕”。

  而今人喜說的禪茶一味”,這四個字的緣起卻已無從考證。本如法師說,有一種說法,是由宋代著名禪師圓悟克勤手書,饋贈參學的日本弟子榮西。至今圓悟手書原跡仍被收藏在日本奈良大德寺,日本茶道因此也有“茶禪一味”的說法。

  其實,從廣義上講,“禪茶一味”,是古代的禪宗高僧將吃茶融入禪修實踐中去的一種方式。

  本如法師介紹,我們今天在這里進行的“普茶”,正是由唐代百丈禪師首創,當時僧侶“農禪并重”,即一邊修行,一邊從事種茶等農業生產,十分辛苦。新年之際,僧眾會聚一堂,品嘗自己生產的茶葉,共賀新春是一大樂趣。

  本如法師還表示,今有“大益八式”,古有“百丈三絕”。原來,五代的百丈和尚在法眼文益門下悟道,后來開示大眾:“百丈有三訣:吃茶、珍重、歇。擬議更思量,知君猶未徹。”

  而在說到禪與茶的關系時,本如法師認為,禪是不可說,一說就是錯。禪是無形的。但茶是有形的,然而茶同時也不可說,個中滋味,只有自己去品嘗了,才能體會,才能感受。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故為“禪茶”。

  他還說,人生就像一葉茶,要歷經揉捻、沖泡等過程,最終涅槃重生。人生的酸甜苦辣,均可通過一杯茶來感悟。

  也因此,喝茶最重要的是心,如果依然很浮躁,便虧了這杯茶。“假如喝了茶依然很嗔恨、很貪婪,那就愧對茶了。祝愿大家都能通過喝茶得大覺悟、大解脫、大自在。”本如法師向來賓們送上了美好的祝愿。

  而在解答來賓“什么是緣?”的疑惑時,本如法師只用了一句話:

  起心動念皆是結緣。

  起心動念皆是結緣。此話真實不虛。

  當天,不僅是觀音圣誕日,也恰好是本如法師的生日。憑借這個緣,大益集團副總裁、新晶海集團總裁李占文代表未能到場的大益集團總裁吳遠之獻上賀禮——菩提緣茶以及佛緣茶(一生一熟),上有吳遠之親筆簽名“觀音圣誕法喜充滿”,以及“本如師吉祥”、“本如師如意”。

  本如法師也向吳遠之遙贈了自己編纂的書籍作為回禮。

  “起心動念皆是結緣”第二樁,當天終南·山居書畫展“也在南山堂開展,還進行了武術交流。法會、茶會、書畫展、武術論道……令來賓目不暇接、收獲滿滿。

  而為了讓來賓們更好地品茗,一同紀念這個法喜充滿的日子,主辦方還為來賓結緣了由益工坊制作的品茗杯。

  中午的齋飯也由西安大益膳房提供。

  相聚少,離別多。

  結束了一天的活動,來賓們仍覺意猶未盡。

  下山路漫漫,趁著晚霞緋色,再看看山中的別樣姿態,帶著些許滿足,回到塵世中去,累了又再尋個日子來。

  夜色初降的凈業寺,突然洗去了白日里的熱鬧,變得靜穆起來。貓咪們開始出來四下活動。仿若走入了日本作家夢枕眠筆下的世界。

  終南山之美,凈業寺之禪,絕非一場禪茶會便能全部領略融通。所以,我們希望將這個茶會,長期舉辦下去,讓您春可看花,夏可聽蟲,秋可賞楓,冬可戲雪,于不知不覺間,體悟到無上妙法。

  而大益也將把眾善奉行,大益眾生”的發心發揚光大下去,計劃在“法寶節”,即釋迦牟尼佛成道日,讓西安大益膳房十家餐飲門店聯合凈業寺,面向市民施粥、施茶。

  撰文:胡霄羽

  攝影:胡霄羽、胡應南

  編輯:小漁

十大熱門
活躍作者